又闻子鸦啼月夜

我系子鸦!
(基本都会回粉,但不会关注d5玩家,致歉)
详情偏好请看置顶,除ky以外没有雷区,勾搭私信或请加扣扣1145418598
欢迎跟我一起愉快摸鱼扯皮聊天打游戏
千金难买我开心,所以总是很快乐
感谢你的喜爱!!

【檀黎斗中心】纪念

短打
渣文笔
有一定的ooc
(私心∶一个老檀厨的执念,不想让这个世界连一个爱他的人都没有)

宝生永梦感觉糟糕透了。
今天的CR显得十分混乱——镜飞彩有一台重要的手术,连招呼都没打就披上白大褂急冲冲地跟着院长出门了,poppy因卫生局临时的调动也离开了。自己的bugster不愿意呆在体内,偏偏要跑出来跟西马妮可打游戏,因口角冲突很快就变成了包括大我在内的三人混战。九条贵利矢坐在椅子上转了一圈,一边嘟囔着“比神大人都吵闹”一边饶有兴趣地支着头看着。
不过提起那位神大人,檀黎斗今天有点安静过头了。
“喂喂,今天你怎么回事啊,神大人?”
贵利矢摇晃着椅子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凑到关押着檀黎斗的监狱面前,把下巴枕在手臂上,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里面的人看。
的确,黎斗今天的状况反常的很。往常的他即使不会掺和进医生们的话题,也会多少说几句话来找找存在感。
然而今天他只是低垂着头安分地缩在监狱里,别说插嘴了,连标志性的笑声都没有出现。
这太反常了——CR众人都围了过来,妮可还吵吵嚷嚷地问是不是关太久得了抑郁症之类的。对此檀黎斗只是抬起头看看他们,然后拒绝了这些关心。
“神明是不需要你们这些凡人的关心的。”
众人啧舌,抱着“这家伙还是这么臭屁”的心情一哄而散,原本吵闹的房间很快就空旷了起来。永梦把研究资料整理到一边,起身想去倒一杯咖啡。
“永梦。”
听见声音的宝生永梦回过头来,看到屏幕里涌出橙色的数据,然后在自己面前凝成檀黎斗的模样。他的手指不安地揪住衬衫的下摆,犹豫了许久还是开口问,“可不可以麻烦你陪我去趟幻梦公司呢?”
“为什么?”永梦有些不解。
黎斗耸耸肩膀,露出一个带着苦涩的微笑。“就是想去缅怀一下。”
“你这人真是奇怪。”
……
一番商议后,抱着“不能让被关押的犯人私自行动”的理由,永梦还是陪着黎斗出现在了幻梦公司的大门前。公司的员工因为这檀黎斗的出现而稍微紧张了一下,但也正是因为“前社长”的身份 两个人相当顺利地获得了前往社长室的资格。
“黎斗。”
一路上自己的耳边难得的清闲,跟着檀黎斗轻车熟路地走进社长的办公室后,永梦终于忍不住发问了,“为什么忽然要来这种地方?”
“来看看那个人而已。”
两个人站在幻梦公司的办公室里,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明明早就已经决裂了,为什么……”
“因为他是我爸。”打断对方的问话,檀黎斗的回答显得理直气壮,“虽然这种把儿子当商品的人渣没什么值得纪念的……”他的声音忽然就低沉了下去,眼神飘忽不定地扫视着整个办公室,最后定格在那台电脑上。
他迅速地化成数据钻了进去,在海一样的历史文件里面翻找着什么,最后他举着一张照片把身子从屏幕里探出来。
“喏,这是我爸爸。”面向永梦,檀黎斗的视线迅速地瞄过整张相片,然后有些不情愿地,冲着里面站在一侧,身着浅色西装的中年男人努了努嘴。
“檀正宗?这个时候看起来…不太像是会作出那么残酷的事情的人……”
檀黎斗挑了挑眉毛将照片从永梦手里拽下来,似乎一点也不想让自己多看他父亲的相片哪怕一眼。
“这家伙就是看着面善,鬼知道心里想的什么东西。”
“但是……要不是bugster的出现,他也不会跑下我跟妈妈不管。”檀黎斗用手抚摸着相片里的三个人,眼神里是满满的落寞。他对永梦说着自己小时候的琐事——其实更像是对着空气喃喃自语。内容无非就是普通家庭的父子之间的,普普通通的事情。
但是一想起这个四分五裂的家庭,这些平凡琐事就都成了奢求与回忆。宝生永梦看着檀黎斗的身影,他正抱着膝盖坐在电脑桌上,过于纤细的身形几乎与儿童病房里等待父母的小患者们重叠。
“妈妈得了游戏病后,我一直在身边陪着她,照顾她,那个差劲的家伙也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连妈妈的最后一面都没能回来。”
永梦的心头猛地颤抖了一下。
“……尽做些多余的事情,最后谁也拯救不了……算什么生命管理者嘛。”
檀黎斗把脸埋进臂弯里,闷闷的声音透过数据组成的布料传出,让沉寂的房间里的空气略微颤动,轻的仿佛只有他本人听得清楚——在永梦看来只是低声而含糊的自语。

“抱歉永梦,我……想一个人待一会。”
难得的正经语气,永梦垂下眼睛看着情绪有些低落的黎斗,喉咙像是被哽住了一样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了那个雨天,飞彩在小姬消失后郁郁寡欢的神情。宝生永梦只好像之前那样安抚性地拍拍对方微颤的脊背,“那我在外边等你。”
听着对方的脚步逐渐消失在门后,檀黎斗从桌子上跳下来,脱力一般缓缓地跪坐在地上,他把相片紧紧地按在心脏处,力气大到仿佛想要把什么东西嵌入自己的身体一样。
“……被神思念着还真是一种恩赐啊,对吧,檀正宗!!!”
他忽然就仰起头来夸张地大笑,一直笑到声音沙哑喉咙发涩才安静下来。有一滴眼泪顺着脸颊滑落,融到地上便化为了数据消失不见。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