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闻子鸦啼月夜

我系子鸦!
(基本都会回粉,但不会关注d5玩家,致歉)
详情偏好请看置顶,除ky以外没有雷区,勾搭私信或请加扣扣1145418598
欢迎跟我一起愉快摸鱼扯皮聊天打游戏
千金难买我开心,所以总是很快乐
感谢你的喜爱!!

【檀九】平安果

#紧赶慢赶的贺文
#我流檀九,不适慎入
#ooc有,致歉
#祝大家圣诞节快乐!

当九条贵利矢推开CR的大门时,迎面就撞见了那位小儿科医生被绊了一下,四脚朝天地躺在地上呲牙咧嘴的喊疼的场面,一旁的花家大我试图拉住正在从房间一侧的窗口向下跳的西马妮可,听到自动门开启又闭合的响声三个人便回过头看向自己。

这可真令人头大——贵利矢把礼物盒放在一边,快步走向前去扶起摔在地上的宝生永梦。同时他也得知永梦他们打算在圣诞节这一天开个小派对这一计划,“不能参加你们的聚会还真是遗憾。”
“是吗……那确实很遗憾。”
“不过在CR开派对,会被院长跟镜医生批评吧。”
宝生永梦仰起脸微微地笑了一下∶“我跟飞彩先生商量过了打算出去玩,不会妨碍CR的正常秩序的。”
贵利矢点点头,目光落在桌子上的一个看起来被吃了一半的苹果上,“这是怎么回事?”

“啊,这是送给妮可的平安果。”

“等一下,为什么没有我的份?”

“当然贵利矢先生的也有份啦,”永梦像是急于向家长炫耀成绩的小孩一样赶紧把桌子上的袋子打开一个口,并一个一个地指给贵利矢看,“这是给poppy的,还有给飞彩先生的……连parado也有份哦。”

“那大我的呢?”
“被妮可一个人解决掉了啊……”

“搞什么啊!”可能是听出了永梦语气里的责备,西马妮可叉起腰不满地质问他∶“平安果难道不就是用来吃的么!难道你要摆起来当装饰品吗?”
“是是是,妮可说的没错。”九条贵利矢打着哈哈安抚着女孩的情绪,却被另一端的DOREMIFA BEST游戏机台里传出的持续性噪音打扰了思绪。被囚禁的檀黎斗似乎在开发程序,此刻他正背对着众人,近乎狂躁地用手指击打着键盘发出巨大的噪音。
CR室里出现了短暂的安静,众人把目光纷纷投向游戏机里的黎斗,而目标看起来丝毫不在意被这么一直盯着看,反而变本加厉,有节奏地晃着腿部震的桌子上的物品叮当作响。

“这家伙是抽的什么风。”大我从来就不会给檀黎斗好脸色,要不是身份的限制他很有一种想要冲进去给这个令人不爽的社长先生的脸上来一拳,“再吵的话就滚出去。”

檀黎斗没有回头,只是冷笑了一下,“反正你们一会也要离开。”

以黎斗跟大我为圆心,空气中的火药味开始变得浓烈,宝生永梦冲贵利矢眨眨眼睛,无辜地摊手——他也不知道事情是怎么发展成这样的,只好试探性地问道∶“黎斗先生……会不会是因为没有收到圣诞礼物才生气的呢?”

“神是不会渴求凡人的礼物的,少自作多情。”

听到这话永梦像是受到打击了一般消沉地在桌子旁边坐了下来——没有给檀黎斗准备平安果的确是自己的失策,虽然CR众人对他的存在还是感到不满,但毕竟有那么一段时间都是并肩战斗过的同伴,总是把他排挤在外边难怪那位社长大人会生气。正当他闷闷不乐的自责时,parado及时的出现打破了气氛的僵持。

“永梦——走啦走啦!poppy跟Brave都快要等不及了。”

“那我们先走啦,贵利矢先生!”永梦被他的bugster连拖带拽着向外边走去,临走前还摔了个踉跄扶住墙壁冲自己喊到,“黎斗先生就先拜托你了!”。
“放心放心。”
九条贵利矢爽快地冲着宝生永梦等人的背影挥了挥手,原本热闹的CR只剩下自己,跟那位全身都向外散发着低气压的神大人。他嘟起嘴想吹个平安夜的口哨,可是刚到前奏中间的部分就卡住而不得不放弃这个想法。干脆踱着步子走到了囚禁着檀黎斗的DOREMIFA BEST游戏机面前,随手拉了桌子旁边的小凳子,身子一仰就大咧咧地坐在了屏幕面前。

“喂喂。”九条贵利矢拍拍手想要引起人的注意,然后屈起指关节敲敲关押着檀黎斗的游戏机屏幕。对方正坐在角落背对着自己,拼命地用吸管喝着一杯速溶咖啡,发出响亮的吸溜声,“又在耍小孩子脾气啦,神大人?”
“没有这回事,”背过身去,檀黎斗的声音显得闷闷不乐。他用很重的力道将见底的咖啡杯摔在桌子上,摔得嘭响,然后发泄一样地不停的敲打着键盘让数据电脑上快速滚动。“我可是开心得很。”
“是吗……?看你的样子分明就是不高兴。”贵利矢吐了下舌头,把手揣进裤袋里原地转了一圈,变戏法一样地从身后掏出一个包装精美的小盒子,“你倒是转过来嘛,我可是有东西要给你的。”
似乎是完成了最后一行的程序输入,檀黎斗抹一把头上的汗然后不耐烦地把键盘推开,屁股像是粘在座椅上一样一挪一挪地凑到一脸神秘的男人面前,“有话快说,我很忙。”

“平安夜快乐!”

九条贵利矢把苹果举给檀黎斗看,有一瞬间黎斗的眼神像是抓住了光一般地亮了起来——贵利矢可没错过这个神情变化,虽然他很快就恢复了之前那张冷冰冰的臭脸。他犹豫着伸出手接住那个礼盒,然后就那么抱在怀里低着头嘀嘀咕咕地小声道谢,过久没有打理的刘海垂下来遮住了眼睛,贵利矢看不到他的表情。
“谢谢。”

在心里暗自嘲笑着黎斗的反应——即使是不坦率未免也太过了一点吧。想到这里贵利矢咧开嘴笑了,恶作剧地把头凑了过去紧贴着监狱的玻璃,“你刚才说什么?”
“……没什么,别自作多情!”檀黎斗一抬头就看见对方那张笑脸正摆在面前,吓得一个激灵,赶紧蹬着两条长腿连人带转椅后退了一段距离——还不忘伸手去拽一旁的毛绒兔子的耳朵,把它挡在自己面前。这个小动作似乎更激起了贵利矢的玩心,因为他用手撑住游戏机前的桌面笑的更开心了。
“不打算拆开来看看吗?神。”
“什么时候打开,那是我的自由。”恢复了常态的檀黎斗把礼盒随意地放在办公桌上,拉下脸来转过身背对着贵利矢,若无其事地把腿搭在桌子上晃来晃去。“说起来,我似乎也有礼物要给你。”
在贵利矢略带困惑的目光下,檀黎斗不知道从哪里拎出来了一个包装好的果篮,边缘“圣诞快乐”的大字隐约可见,但是前面的几个字迹似乎被什么人刻意撕掉了。

不知道怎么回事,九条贵利矢忽然想起了檀正宗当时送给parado的果篮。啧,这父子俩果然是一个审美水准,居然连选的果篮都一模一样。看着檀黎斗手里包装花哨的不行的圣诞果篮,贵利矢无奈地把手按在太阳穴上揉了揉。
大概是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回应,檀黎斗清清喉咙提高了音量∶“这可是神明的恩赐,你就给我欣然接受吧。”
九条贵利矢眯着眼睛打量着对方的神情——他扬起一侧的嘴角露出了标志性的轻佻笑容。可能是光线太好的原因,黎斗的眼睛亮亮的像是塞进了光,它太过于灼热以至于让贵利矢在一瞬间有些失神。他别扭地转过头避开那视线,装模作样地干咳了一声试图用其他话题搪塞过去。

“我说,你明明准备了一篮的平安果,为什么刚才不拿出来分给名人他们呢?”

檀黎斗耸耸肩,从鼻孔里发出冷哼,似乎对刚才cr众人无视自己的行为耿耿于怀。“我对他们没什么兴趣。”

“总之我先替永梦他们道个歉吧……”
“不需要。”

得到干脆利落的拒绝后九条贵利矢挠挠头不说话了,一阵沉默在两人中间浸开,忽然檀黎斗话锋一转,语气变得严肃起来,“九条贵利矢。”

“是?”

“这一篮子都是本神赐予你的,你要拿去给宝生永梦他们也不关我的事。”
“我可不敢收啊,这万一是那种童话里那种被施了魔法的毒苹果可怎么办。”
“你在怀疑我?”檀黎斗的声音有一点愠怒,他张了张口,喉头滚动了几下却始终没有说什么进一步的言语。正当贵利矢有点责备自己是不是拒绝的太过于直接而辜负了对方的一片苦心时,一侧的DOREMIFA BEST中的黎斗忽然就笑出了声。他从果篮里挑了一个个头稍微大一点的苹果,扬起手举在贵利矢的眼前示威一样的晃了晃。

“那我就以身试毒吧。”
“等一下——”

太迟了,随着清脆的断裂声,檀黎斗张嘴冲着手里的苹果咬了下去,然后喀吱喀吱地大口咀嚼着。完全不顾贵利矢惊讶的目光,像松鼠一样用果肉把腮帮子撑的鼓鼓囊囊,在它们被牙齿充分嚼烂碾碎成汁液后吞下。果肉特有的清香在空气中扩散开来,隔着屏幕贵利矢都能猜到那苹果的确是很好吃的类型,愉悦的笑容禁不住浮现在了面上。

“真是的,我可一点也不想吃神大人的口水啊。”

强忍着笑意,九条贵利矢抱臂嫌弃地看着檀黎斗咂咂嘴,将被他擅自主张地咬了一大口的苹果递出来,犹豫了一下还是极不情愿地接了过去。他转过身背对着檀黎斗,就着刚才对方造成的湿漉漉的缺口咬了下去。

“真甜,你还是很会送礼物的嘛,神。”

—fin—

评论(4)

热度(45)